首页 > 财经新闻 > 正文

曾经的网瘾少年辍学卖情趣内裤年入600多万

2021-06-09 12:31:05 来源:财经自媒体
曾经的网瘾少年辍学卖情趣内裤年入600多万

  来源:电商在线

  文/郑亚文

  圈子里的人都叫他FAN,13年前,辍学待业的他,开了间网店卖男士内裤,想谋一份生计,顺便治愈自己潦倒的生活。如今,他的店铺等级两金冠,每年能卖出600多万元的内裤。

  这个销量背后,有一个隐秘的群体。他店里的内裤款式,从纯白三角,到碎花丁字,大部分都是他自己设计的款式,而他的粉丝,90%都是性少数群体。

  开店13年,某种意义上,他的店铺成了这个人群的聚集地,也成了他在这个圈子里的著名标签。他喜欢做这件事情,不仅仅是因为这家店养活了自己,更多是找到了某种身份的认同,让他和过去那个辍学、戒不掉网瘾的自己和解了。

  以下是他口述的创业经历:

  走投无路的创业

  我老家在义乌下面的一个村子里,15岁,我考上了一所不错的高中。现在想想,如果当时好好念书的话,我应该会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。

  但我迷上了网络游戏。我从小性格内向,寡言少语。进入网络世界后,我沉醉于异域世界里的打打杀杀,这能让我兴奋,给我成就感。

  高一期间,我逃了很多次课,去网吧打游戏,被叫了很多次家长。我觉得没意思,高一没念完,就辍学了。我当时觉得是游戏毁了我,甚至还和爸爸吵架,怪他为什么要给我买电脑。

  毕竟年纪太小,辍学之后,我的网瘾更大了,又在家打了两年游戏。与父母的争执愈加频繁,我也愈发沉默寡言。最后爸爸釜底抽薪,停了我的网费,让我自己养活自己。

  那时候还未满18岁,我就搬到金华,住在300多月租的房子里。几年的网瘾,给生活带来了很多细细碎碎的伤痕。除了亲情,还有自己的生存能力。我感到迷茫和慌乱,找不到像样的工作,仿佛人生就这样了。

  在这些细碎伤痕里,也有不那么负面的。我玩电脑很溜,经常逛设计论坛,和设计大神交流,还自学了PS。

  那是2008年,我姐在义乌商贸城一家饰品店工作,卖女孩子用的零钱包。我当时特别缺钱,几乎是走投无路的状态。人被逼到了绝境里,就会想方设法先活下去,我打算把我姐卖的包包,挂到网上去试试。

  那几年,网购在风口上,开网店是种趋势。我在游戏里认识的很多朋友,都会找线上卖家代充游戏卡,这是我对电商平台最早的认知。

  于是,18岁成年之前,我拿我姐的身份证,开了间店。一周不到,店铺就有了销量,我逐渐看到了一点希望。

  有一次,我在义乌商贸城买了两条内裤,觉得很好穿,就去搜索这个牌子。居然让我找到了品牌经销商,对方支持一件代发。

  我开始在线上分销这个牌子的内裤,卖了一段时间,我觉得还有利润空间,于是在线上批发平台上找货源。

  路子是人走出来的,我找了一堆工厂,但是看中的那些,都有起步订单量。我硬着头皮,跟父母借了3万元。爸爸起先很反对,他不相信我,觉得我不务正业。最后,是妈妈说动了他。

  也就是这时,我暗自下定决心,一定要做出成绩来。

  PK国外几百元的情趣内裤

  应该有不少网店卖家,创业初期的状态,都跟我一样:人和货住在一起,工作起来不分昼夜。

  我在十几平方米的出租屋里,每天接单、发货,一直到凌晨三点才睡下,以致于作息时间现在都调不过来。

  我在网上观察其他男式内裤的款式,什么好卖就上什么。一条内裤只赚5元钱,要比其他店卖得便宜,得压缩利润。为了跟工厂拿到好价格,还和其他店铺打了一段时间的价格战。

  其他店铺都在用厂家照片时,我就自己拍照,PS修图。这让我的店铺在同行里独树一帜,销量从每天几十单,上涨到100多单。

  最让我高兴的是,我终于能养活自己了。我搬到了义乌,租了间面积更大的房子,不久,爸爸给我的3万元本金,也挣回来了,我妈还经常来帮我发货。

  2015年前后,店里所有的款式里,有一类细分款,卖得很好,就是男式情趣内裤。我发现这种内裤越卖越好,且回头客很多,便增加了它的SKU占比。

  2017年前后,我开始自己设计,普通内裤和情趣内裤都打上自己的品牌“DM”。

  “DM”来源于我当时的店名“对面男生”,取了前两个字的拼音首字母。2011年时,我就注册了品牌。现在想想也觉得神奇,毕竟当时有品牌意识的店不多。

  我经常上外网,看国外男式情趣内裤的设计,寻找灵感。内裤就那么点布料,重要的是图案元素和设计,看多了,审美也就培养起来了。

  那几年,国内做男式情趣内裤的店铺不多,但不可否认,这类产品的需求量其实很大。

  想买情趣内裤的人,更多的是到国外网站上买,价格贵得惊人。一条潮流款式的丁字裤,算上邮费,要花几百元人民币,100多一条还算便宜的。但在我的店买,只要20多元。

  慢慢的,我用自己设计的款式,逐渐代替了工厂的款式,也攒了一波店铺粉丝。卖得好的丁字裤,月销能有1000多个订单。

  我退掉了出租屋,为父母盖了一套楼房,在楼房旁建了仓库,妈妈和姐姐帮忙发货,我一个人到杭州生活,负责运营工作。

  开心就好

  店铺开了这么些年,店里的粉丝,大多是性少数群体,某种程度上,店铺成了这类人群的聚集地。

  13年前,我刚创业时,卖的是普通男式内裤。后来夹带着少许情趣内裤,结果越卖越好。不过男式情趣内裤真正迎来爆发性增长,还是在2015年之后。我觉得这和那几年,社会对性少数群体的包容度变高有关。

  我也属于性少数人群,我觉得这没什么,但直到现在,我都没跟父母讲。有一次,我姐找我谈心,她证实了她的猜想,看着我说;“你自己的人生,你过得开心就好。”

  开店这么多年,我认识了很多“圈内人”,有些人能洒脱随性地生活,但更多人,还是会对自己的性取向遮遮掩掩。唯有互联网是我们的庇护所,是能释放自己真实情感的地方。

  我记得有一个买家,在我店里买了好几年的情趣内裤。他会集齐我上新的所有款式,算算到现在,他已经在我店里花了大几千块。这个人买情趣内裤,只是收藏,并没有穿,可能穿也穿不完吧。

  也经常会有女生下单,买给自己的男朋友。我觉得这几年,大家的性观念开放了许多,情趣是一种表达爱的语言。

  我的买家偶尔会跟我提设计上的意见,或者我的设计思路堵塞了,也会问一些老买家,他们见多识广,经常能给我启发。

  以前是我做什么,他们就穿什么。现在,他们会来提要求:“有没有这一款?”

  如今,我店里大部分链接,都换成了情趣内裤。剩下的是普通的平角、三角裤,还有袜子和泳裤。这些十几、二十多元的单品,每天给我带来2万多元的成交额,靠这个小店,我成了一个年销售额600多万元的淘宝店主。

  去年,我买了随心飞,开始在全国各地旅行,有时候会在飞机上完成运营和设计工作。旅行让人看到不一样的世界,也让人心胸开阔。我今年31岁了,过了叛逆期,也已经不再打游戏。今天是高考,祝广大考生考出好成绩,前程似锦。

责任编辑:王翔

原标题:曾经的网瘾少年辍学卖情趣内裤年入600多万